首页 >> 方资本中心

跑马人工计划: 第二三五章 平等王陆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马朵朵把小马举在眼前。

小马扭动了几下屁股,见马朵朵还不放开它,就伸着舌头,四肢刨着,“咣、咣”地叫了两声,想去舔马朵朵的脸。 马朵朵没有放开它,问柳贤“你说林子奇是小马干掉的?”柳贤端着杯子,“我觉得小马就是魔。 ”马朵朵问小马“你是魔吗?”小马乐不可支的样子,“哈、哈”喘气,一副憨厚可爱的小狗样。

马朵朵把它放在地上,“坐下。

”小马坐了下来。 马朵朵伸出手,“握手。 ”小马把自己的爪子按在马朵朵的手心,吃了奖励的零食,一扭屁股,在院子里奔跑起来,不时拔一下草,碰一下花。

“不像啊,”马朵朵看着小马说,“如果它是魔,变成狗干什么,还一直跟着我。 ”柳贤说“它杀了林子奇,应该不是林子奇的魔主吧。

而且它天天晚上和你一起睡,也没有要害你的样子。 ”“它天天晚上和我一起睡?”马朵朵吃惊地问。 “嗯,不管我把它怎么拴起来,它都能弄开,然后爬到你的床上和你一起睡,它是不是爱上你了?”柳贤虽然搞不懂小马到底要干什么,但是觉得它并没有恶意,就和马朵朵开了个玩笑。 马朵朵却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,严肃地说“不要开这样的玩笑。 ”魔最夸张,夸张得有些动漫感,自诩最情深义重,为了一己私欲,什么都干得出来。

马朵朵想了想,说“你看着小马,我去地府汇报魔的事情。 ”马朵朵对秦广王说了林子奇的事情,然后问秦广王“老板,你看看我有什么不对劲没?”秦广王虚着眼看了看马朵朵,“你头发又短了点。

”“不是,”马朵朵不自在地摸了摸头发,“你帮我看看我的魂魄。 ”秦广王定睛一看,“还是乱七八糟,灵气里面混杂着鬼气、仙气还有人气。 嗯?”又认真看了看,“是不是你最近和魔接触过,怎么有一丝魔气?”马朵朵说“是不是我接触了入魔的厉鬼的原因?”秦广王点头说有可能,没再多问,“平等王让你回来了到他那去一趟,有事找你。

”“平等王陆吗?”秦广王一瞪眼,“地府有很多平等王吗?”马朵朵皱眉问“他有没有说找我干什么?”秦广王一拂袖,“自己去问。 ”平等王掌管第九殿和无间地狱,偏偏修得和极乐世界一样,遍地瑶花琼草,奇珍异果。 宫殿的地面是透明的冰样石头,但是踩上去并不觉得寒冷,只觉得舒适柔软。

脚踩上去深没五指,抬起后恢复原样。

大殿前有泉池交流。 泉边有檀香树,修条密叶,像华盖一样覆在池面,随风散馥。 平等王陆像个天神,镔铁脸,头大如斗,圆目如炬,身高丈二,手里拿着一根碗口粗的桦树杆。 他见马朵朵来,冲着她笑了笑,露出白森森的一口牙齿,把手中的树杆抛出去,落地变成了与他相同的样子,像是他的孪生兄弟。 他对桦树变成的李端龙说“我有事要和马面说,你去帮我守着下面。

”李端龙点点头,朝后殿走去。 无间地狱片刻离不了监管,李端龙是平等王的辅助官,也是他的分身。

马朵朵一直觉得很奇怪,平等王明明姓陆,为什么他的分身姓李。

平等王却变成了一个僧人的模样,慈眉善目,眼睛明亮,身穿百衲衣,脚踩草履。 平等王在泉池边坐下,马朵朵垂手站在旁边。

“听秦广王说,人世有魔出没?”马朵朵规规矩矩地说“是。 ”把详细情况讲了讲,踌躇一下,把小马的事情也说了。 她和平等王虽然没有私交,但是平等王最正直公平,做事严谨,据说和秦广王一样,来地府前是天神。 到地府后是地藏菩萨的弟子。 因为马朵朵自己也是菩萨点化的,很信赖平等王。

平等王拉着马朵朵坐下,手在她额头上拂了拂。 这还是马面变成马朵朵之后,除了秦广王外的阎王看到马朵朵的魂魄。

平等王有些吃惊,“你的灵力怎么这么乱?”有些了解了,“怪不得秦广王要把你放在人世去。

但是,他这么做没有达到他想要的结果。

说不定会起反作用。 ”平等王陷入了沉思。 马朵朵等了半天,见平等王都要入定了,赶紧干咳了两声。

平等王从冥想状态下醒过来。 马朵朵说“平等王,您有事找我?”平等王点了点头,“我找你,是想让你帮我一个忙。 说不定你家那只小狗,也是为了这件事而来。 ”说完站了起来,在池边的宝树林中漫步。

马朵朵只得跟在后面。

平等王不急不慌地说“你知道魔是怎么来的吗?”“有些是天生的,有些是后天的。

”马朵朵觉得自己说的是废话。

平等王却说“是的。

六界众生,皆可入魔。

后天是自己的选择,天生的却无法选择。

魔,其实也和人一样,会做坏事,也会后悔自己做过的坏事。 ”“魔也会后悔吗?”马朵朵以为魔都是十恶不赦的,都该把地狱轮着转一遍。

平等王说“我就遇到过。

那还是我当天神的时候,有一次一个食人魔来到人间作恶,我被派下人世收服他。 我与他对打了许多年,从天界打到地心,从春雷打到隆冬,转眼花又开了。 ”平等王胸脯挺高了些,想到往日的战役,有些自豪。 “后来我到了地府,掌管无间地狱。

这地府一般的魔是进不来的。 我任职的第二年,他却一步一步走了进来。 地府如临大敌,乱成一锅粥,上一任秦广王就要禀报上宫。 “我制止了秦广王,我觉得这魔王没有伤害一个鬼魂,只是往前走,应该是冲着我来的。 我换上战袍,独自站在他的来路上等着。

他果然走到了我的面前,笑着对我说,‘老朋友,好久不见。 ’“我问他,‘你到地府来干什么?想找我打架的话,我们换个地方。

“他说,‘之前那一架打得是很痛快,但是我现在却不想打了。 我来找你,是想看看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。 我想当人。

’”。 ()。

标签:方资本中心,通过问题抽象,极限科技老板